安徽快三|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一百一十八回:张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29 04:52
安徽快三|

  蒋任安带着余德霑走了之后,不知谁说了一句:“我们到哪里去投新四军呀?”刘长财、刘长聚闻言都是一愣。本来新四军四支队九团在复兴,七团在周家岗,山根王村里也驻着新四军,随便到哪里都可以见到新四军的身影。如果冯长明还活着,至少可以先参加领导的游击队。现在由于日寇扫荡,伪军骚扰,顽军封锁,新四军只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居无定所的与日寇斗争,此时想找到新四军踪迹还真难。现在这伙人,多数是特工队人员,贸然开到藕塘新四军根据地去,只怕还会引起误会。这个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出现了,众人见刘长聚这条最关键的退路没有准备好,都流露出失望的神色。有人开始发起牢骚,讲起怪话,少数人起哄起来,场面看看失控。

  这时大马厂街北来了四个人,两男两女。刘长财眼尖,一眼就认出走在前面的是丁翠花和戚飞燕。刘长财知道丁翠花是找新四军,为大马厂寻出路的,满心希望丁翠花这时能带来好消息。遂对众人大声说道:“稍等一下”,快步向丁翠花迎去。

  丁翠花也看到马厂河边站着许多人,近刘长财近前,就问道:“特工队这么多人,在这里干什么?”

  刘长财答道:“都是准备参加新四军的,只是不知投到哪里去,大伙正着急呢!”

  丁翠花说道:“我正为此事而来,新四军二师五旅十三团在黑狼庙一战,伤亡很大,正在补充兵员。政委赵启民想重新组建特务营,让我回大马厂看看可有合适的人。大马厂当然有合适的人,看,这是赵政委的手令。”

  刘长财仔细看罢手令,不由得仰天大笑,笑声穿云裂石。笑声未歇,忘情的抓住丁翠花的手,不停的摇起来。丁翠花脸泛红潮,悄声说道“大事要紧,别让大家看轻你。”

  刘长财只得松开双手,丁翠花一拉戚飞燕手说道:“传胜有后了,飞燕生了个男孩。”

  戚飞燕也从怀中取出一纸手令,说道:“淮南军区刘顺元副书记,非常挂念你们。本来引你们加入新四军的任务,应该是传胜来完成的,现在就由我来代替了。军区警卫营正缺人手,刘书记希望你们到他那里去。”

  刘长财闻言大喜,几个起落就到了马厂河,跃上一块大石头上,高声对大伙说道:“现在有两个去处,一个是参加十三团特务营,一个是参加军区警卫营。你们抬头做人的机会有了,你们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!”转向刘长聚说道:“具体的事情,你来安排吧。”

  众人在刘长聚的安排下,有条不紊分作两处,各自选择了去处。尤龙一看急了,跑到刘长聚跟前说道:“吴华夺团长要打造一个主力团,急需要一批敢打敢拚的人。我找过丁三爷了,他让我来找您。”

  尤龙答道:“丁三爷说新四军一心为人民谋利益,都是些有信仰的人。他祸害过老百姓,要是投奔新四军,只会给新四军脸上抹黑。所以任我怎么劝,他就是不松口。”

  刘长聚听后“哦”了一声,低头不言不语。尤龙见刘长聚发愣,急忙说道:“刘队长,你好歹给我点人,完不成任务,团长也会骂人的。”

  刘长聚猛一抬头,吓了尤龙一跳,刚想问话,刘长聚一指尤龙,高声喊道:“这位尤龙兄弟,来为新四军主力团招人,敢刺刀见血的,跟他去。来帮忙的民团兄弟们,我刘长聚谢谢你们了,们也散去吧。大伙动作要快,要防备曹茂琮的广西兵找麻烦。”

  尤龙、戚飞燕各自带人走了,张仁贵临走时,向刘长财问道:“你们什么时到新四军来?”

  刘长财“嗯”了一声,目送众人离去的背影,对刘长聚说道:“长聚,你应该跟他们一起去。你去了,大马厂这班老弟兄,才能去,他们也该做回顶天立地的真汉子了。”

  刘长聚看看站在一旁的黄家民、孙德江、罗大强、汪剑锋、王海洋、吴学祖、陈三春都已两鬓斑白。想想这些出生入死的弟兄们,不能让他们就这样没名没份的过一生,心中暗暗叹了口气,向七人说道:“我们去找李国厚参谋长吧,听说世义、帮道都在那里。”

  七个人一起把目光投向刘长财,刘长财说道:“你们安心去吧,你们家的事和余家的事,我处理好之后,就来找你们。”

  丁翠花默默陪着刘长财往前走,走到聚义财大药店废址旁,看到灰烬已被清理干净,新叉了一圈三尺来高的土墙。丁翠花张口欲言,见刘长财步履蹒跚,神情落寞,就将想问的话咽了回去。

  一进余家大院,就听见张五妹在号啕大哭。丁翠花越过刘长财进了院子,昔日人来人住的余家大院,大门敞开,连个门卫都没有。一进院子,二进院子都没见到一个人。在三进院子里,才看到汪剑锋低着头,在墙脚蹲着。张五妹卧房窗外,杨玉瑛左手牵着刘帮洪,右手拉着刘帮云,肩头耸动,眼角垂泪。

  刘帮洪、刘帮云看到丁翠花进了院子,俩人语带哭腔,叫了一声“花姐”,就哭了起来。丁翠花上前在俩人头上轻轻摸了一下,准备进张五妹卧房。

  “我见队长走路脚步迟疑,料定队长不放心帮洪,帮云,打个招呼,就回来了。”

  刘长财还没回话,张五妹卧房里先是“扑通”一声,接着张五妹爬到门口,左手撑地,侧卧着身子,右手指着刘长财骂道:“刘长财,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!余家对你恩重如山,余德霑该杀该剐,也不该你来动手。你让我怎么对得起义父呀,我不活了!”一边哭诉,一边撞击门边墙角,瞬间血流满面。

  丁翠花刚想上前,刘帮洪,刘帮云已挣脱杨玉瑛的手,一个叫“婶”,一个叫“娘”,冲上去扶住了张五妹。

  杨玉瑛身体摇晃了几下,一张口,打了个干呕,欲吐不吐。丁翠花心知有异,忙抓住杨玉瑛手一号脉。惊讶一声:“你怀孕了?”

  杨玉瑛点了一下头,恨声说道:“余德霑这个千刀万剐的,把我害苦了。可我怀的是余家的种,好歹生下来,给余家续个香火。”

  刘长财见张五妹还在哭闹不休,极力平缓声调说道:“余德霑没有死,我手下留情了,只伤了他颈椎骨,他以后只能低头驮背过一辈子了。”

  杨玉瑛放声大哭:“你个死不了的东西啊,你要让我和孩子,背骂名背到什么时候才罢休啊,呜呜……,我也不活了。”也向墙上撞去,丁翠花赶忙抱住。

  张五妹也不哭了,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,厉声骂道:“刘长财,你就是个混蛋。你大义不明,是非不分,你枉称侠义,我看你有何脸面,见大马厂父老乡亲,我真是瞎了眼!”拔下头上银簪子,往眼上就扎,刘帮洪,刘帮云忙死死拽住。

  正闹的不可开交,外面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中年庄稼人。汪剑锋眼睛一瞄,就知道俩人身上都带着家伙,纵身拦在刘帮洪,刘帮云身前,顺手拔出双枪。

  中年男子叫道:“我是平安。”一指中年妇女,说道:“她是碧华,我俩化妆是在执行任务。”说完给刘长财、丁翠花、汪剑锋各敬了一个军礼,又给张五妹磕了个头。张五妹擦干眼泪,拉着钟碧华与何平安的手,不言不语,只顾傻看。看着看着,眼泪就流了下来。

  刘长财见张五妹又想哭了,暗暗吸了一口气,压了压情绪,说道:“平安,你在执行任务,怎么有空回余村来了?”

  何平安站起身来,答道:“我和碧华要到沦陷区,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。临去前奉政委戴季英之命,把帮洪,帮云带到路东根据地去,以解决您和师叔的后顾之忧。同骏鸣副司令让我带信给您,请您和师叔放下一下顾虑,尽快到半塔去,他在来安半塔恭候你们。”

  刘长财听后默不作声,何平安接着说道:“我和碧华约定,等抗战胜利了,就结婚。我们任务在身,现在就得带帮洪,帮云走了。师傅您和师娘,还有翠花姐,在新四军里等我们归来,给我俩证婚。”

  张五妹听说这就要带帮洪、帮云走,虽然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,也是泪眼婆娑。又抓着帮洪,帮云的手不放。

  刘长财默默的走进屋里,收拾了帮洪.帮云的几件衣服和10个大洋,交到何平安手中,说道:“跟着好好干,去吧!”说完不再言语。

  汪剑峰走到杨玉瑛面前说道:“余家骨血不能在你手中断送,你和孩子就是将来在人家唾沫星子里,也要活下去,寻死觅活的我可不答应。翠花妹子,你去帮扶一把嫂子,让帮洪,帮云走吧。”

  丁翠花慢慢放开杨玉瑛,见杨玉瑛在汪剑锋的瞪视下,不敢乱动,才放心抱起张五妹,走进室内。刘帮洪、刘帮云趴在门口给张五妹磕了三个头,又在刘长财面前跪下。刘长财说道:“大大夫当断则断,否则后患无穷,这句话你俩要记在心里。”

  刘帮洪,刘帮云齐声答道:“是”,刘长财挥了挥手,转过头去。何平安,钟碧华一人拉着一个,向外走去。何平安走到门口,回头看看,见刘长财没有回头,以为师傅不忍心看帮洪,帮云远离。未作深想,遂转身快步离去。

  天渐渐黑了下来,余家大院除禅堂内,偶传来断断续续的木鱼声,就是一两声猫儿的喵喵嘶叫。月儿爬上树梢,杨玉瑛打了个寒颤,也许是母性的呼唤,杨玉瑛轻轻跺跺脚,昂起头,对汪剑

  锋说道:“我不死了,我要把余家这个孩子生下来。你们也应该饿了,我去弄饭,你如果不放心,可以看着我。”见汪剑锋默不咋声,就走进厨房,烧锅做饭。

  汪剑锋暗暗盯着杨玉瑛,观察了一会儿,确定杨玉瑛不想寻死了,才走到院中,轻声对刘长财说道:“大管家,不管怎样,我们都得把嫂子和杨玉瑛带离大马厂。给余家留下个香火,也算是报答余家恩情了。”

  刘长财环顾了一下余家大院,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,汪剑锋即走进厨房,对正在灶下烧火的杨玉瑛说道:“吃过饭后,我们带你到来安去。”

  杨玉瑛听后,沉吟片刻,说道:“离开余家大院,生下的孩子能不能还姓余,你敢不敢保证?”见汪剑锋不话,遂斩钉截铁的大声说道:“你如强迫我离开大院,我想死,谅你也看不住,这可是你逼的。”

  汪剑锋张了张口,刚想说什么,听到有人进了余家大院,忙闪身出门,在二进院中,见到了喻洪霞和周红。

  喻洪霞村妇打扮,月光照在脸上,隐隐有汗水痕迹。见汪剑锋迎上来抱拳准备行礼,遂说道:“不要客套,我有急事要见刘大管家。”

  汪剑锋知道喻洪霞每次出现,都有大事,就将抱拳改为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在前边引路,进了三进院子。

  刘长财正仰面向天呆呆看着,听到喻洪霞进院子的脚步声,只得转过身子。对喻洪霞抱拳拱手,等候喻洪霞说话。

  喻洪霞走到院中不桌前坐下,说道:“我有要事求你们相助,你坐下来,听我说。”刘长财依言在石桌另一面坐下。

  见刘长财点点头,接着说道:“当时宾客众多,复兴乡绅叶云台知道余三先生喜欢搜集古书古籍,在酒宴上,当众拿出一本元人范思敬著写的《治平十二策》。当时章辉南张人张汝舟,刚考入国立东南大学,正在好友王稼宗家做客,被余三先生一并邀至。张汝舟和叶云台同桌,见是一本罕见的古书,遂接在手中。余三先生见张汝舟将《治平十二策》拿在手中有不舍之意,又因张汝舟是客人,就准备将《治平十二策》转让给张汝舟。张汝舟本想写幅字酬谢,结果被王稼宗抢先一步,写了义薄云天四个大字,后来还制成了匾额。王稼宗写完,张汝舟只好将那本书,递给了王稼宗,这样《治平十二策》就到了王稼宗手中。大管家,这件事你可记得?”

  喻洪霞接着说道:“全椒县地下,山中,水里有金子,一直传说不休。那本《治平十二策》后面空白处,绘了一幅全椒金脉图,详细标注了全椒金矿的具体位置,现在这本书到了雷应渡手中。”

  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六回:男欢女爱刘长聚偶遇喻洪霞 情投意合刘长财喜迎张五妹

  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九回:迷信害人黄旗会伤亡惨重四战丁三长冲谢子弹无情

  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六十六回:刘长聚月夜徘徊老虎洼陈世义组建马厂游击队

  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八十一回:石震卿重金收买汉奸走狗段义文抢占陈浅井家大院

  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八十七回:丁三爷助运紧缺物资张仁贵加入东进大队

  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一百零二回:刘帮道巧端鬼子炮楼卫人民喋血半塔西山

  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一百零五回:刘长财地藏庵前暗流英雄泪丁三爷百子街头戏耍小鬼子

  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一百一十二回:杨大虎作恶桥头庵冯长明奋勇胡田村

  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一百一十四回:余德霑诱杀田雨耕丁翠花得彩大马厂

  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一百一十五回:丁翠花再寻唐朮谷误伤余德霑

  全椒小说《椒陵侠义风云》第一百一十六回:余德霑诱杀唐术谷司宗彝毙命胡田村